请叫我老司机

1401逗比宿舍(1)

001 关于杰克

  杰克是第五大学公认的校草。

  不仅身高腿长,而且颜值出类拔萃。最重要的的是,他拥有大部分女生无法拒绝魅力点——绅士风度(伪)
当然,只是大部分。

  绅士之余也偶尔会产生恶趣味。

  明明平常不怎么学习,却因脑子很好而轻易取得好成绩,让众人相当嫉妒,是老师眼里的“三好学生”。

  游戏技术略菜,经常被裘克嘲笑,但其实天赋很高。
因为相当bug一看就知道是作者亲儿子的设定,被某宿友疯狂吐槽,赐予外号杰克苏。

  最近似乎“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然后大猪蹄子这个外号就横空出世了(滑稽

002  关于裘克

  因个性太过狂放不羁,容易做出很多出人意料的事。
类似于弹女生内衣带这种行为。

  虽然这些ZZ行为不带恶意纯属脑抽,但还是引发全校女生的反感,没错,全校。

  本人对此没有知觉,一直以为自己受欢迎的程度和杰克不相上下,单方面地把杰克当做竞争对手,为此还给杰克起了外号。

  有话唠属性。自称靓仔,颜值也的确高,但架不住脑子不好(伪

  成绩不怎么好,但相当能打,不管是现实中还是在游戏中。表面上嘻嘻哈哈,却深陷阴影影响,但自己并不想输,因此在努力改进自己。

  是饭堂里抢饭的主力,战斗力受到整栋宿舍楼的一致认可。

  体育特长生,男生缘相当好,有一大堆好兄弟,当然,也有“死对头”。

003  关于班恩

  沉默寡言,开学半个月没吱过声,导致半个学校都误认为他是哑巴,因此对他特别关怀各种送温暖。

  是个天然(黑)的人,本人至今还对同学的关怀云里雾里。

  其实声音很好听,未来的校庆连冠歌王,奇葩的是他躲后台唱的。

  游戏技术出乎意料的好,这点被裘克忌惮着。

  脾气相对温和,也好说话,但如果在他面前欺压欺压动物或触及到某人,他会爆发出让裘克闭嘴的战斗力,没错,让裘克闭嘴。

  最大的梦想是成为动物保护协会中的一员。

  这个梦想被某宿友嘲笑土里土气,本人并不想搭理。

  莫名的吃货和孩子气。

  成绩相对稳定,中规中矩。但自从和某人在一起后,选择题一般全对,就是这么幸运。

004  关于开学

  临近开学,第五大学的学生是要被校方要求提前到达学校整理宿舍的。

  所以开学前的三天,1401三个宿员到齐了。

  “诶嘿兄弟们,好久不见!我们又在同一个宿舍啦。想靓仔了没?”裘克拖着行李箱倚在宿舍门框边上,撸了一把头发,内心感叹着新学期他还是这么帅。
  “没有。”这是低头画画的杰克。

  “……”这是低头逗鸟的班恩。

  这出乎意料的反应(并不)让裘克脚底一滑,差点脸着地。

  “你……你们!本来我们宿舍就人少,不算我就剩俩,你们就不能给我体会点人气吗,热情点兄弟们。”裘克气的锤地板。

  “不能。”杰克依旧没抬头。

  “……”班恩依旧在逗鸟。

  班恩的沉默似乎触及了某些开关,空气突然泛起一丝诡异的静默,静默到空气中一丝丝的震动都让裘克感到不舒服,仿佛所有的声音被放大,又仿佛自己被缩小……

  小到他已被一个和自己身影极度相像的红色背影彻底吞没,虽然只是第六感觉,但裘克知道,那抹红到张扬的背影那是他,那个脸上总是带着诡异的笑容,仿若修罗降世的那个人,就是他!

  “不,你不是我!”裘克喃喃道,似乎在和那抹身影宣告独立。

  裘克缓慢爬起,双手紧握,青筋暴起,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什么。

  不,其实压制这个词用的不确切,他在抗争。杰克心想。

  裘克这一系列转变自然是引起了杰克的注意,意识到失态严重性的杰克皱起了俊逸的眉眼,手指轻敲,显得有点担忧,担忧着之后会发生什么。

  所幸的是半响后,裘克恢复冷静,缓缓地松开了拳头。眼睛里的火焰被强制掐灭,如艳阳下的云雾,转瞬即逝,但眼里的红血丝征告着刚刚一瞬间的寒冰并不是一场闹剧。

  裘克沉默了一会,捂着酸涩的眼眸,用故作轻松的语气道:“我现在换宿舍还来得及吗?靓仔最讨厌无视了。”说完转头就走,觉得很帅的留了个潇洒的背影,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他背影的僵硬。

  杰克见状,便舒了口气。

  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过程惨烈到他不知如何描述,甚至有些逃避描述,那时的裘克,仿佛不属于这个时空,那样的裘克带给这个世界的只余阴戾和张扬,让人不由自主的战栗。但见裘克还能控制住自己,杰克就知道裘克做的努力没白费,他与那种异界物质的兼容性越来越弱了,换句话说,越来越像个个体了。

  暗地里心思回转了几圈后,杰克便用笔敲了几下桌子,咳嗽了几声后向班恩使了个眼色,缓和了一下刚刚快冻结的气氛。

  裘克听到声响以为是挽留,相当骚包地回头,眼里带着一丝丝期许。

“怎么?是不是回心转意想要挽留我了,我告诉你靓仔我不是这么好挽留的,你得……”

裘克这话还没讲完,就被杰克打断了“唉!得了!这么想走留不得了,把行李箱拖走!别堵在门口。”

  杰克!致力于补刀二十年!一位真勇士!

  听到杰克的话班恩表示相当震惊,眼里充满着不可思议,但看到杰克轻松的作派,他突然安心了,“杰克说的很少有错的”的这种对杰克的盲从心理影响着班恩的判断。

  然后他就揣着相信杰克的心与对裘克的愧疚,迈向了裘克的行李,一手提了起来,转头对裘克说:“裘克,我帮你,你想去哪个宿舍?”突然讲这么多字真的是仗义了。

  语气无辜至极,眼神纯净至极,让裘克根本兴不起锤他的心,但他还是很生气!

  “你们这群禽兽给我我滚离1401!!!”随着裘克的怒吼,杰克的笑忍不住了,笑到后面居然发出了猪叫,毫无绅士风度可言,要是这一幕被他的迷妹看到,肯定会选择回去洗洗睡。

  班恩摸不清情况,仍提着箱子呆呆的站在一旁,气的裘克只能把自己的箱子抢下来往宿舍里推,别提多憋屈了。但他脸上带着笑容,是真正的笑。

  真正的笑送给真正的朋友。

  今天的裘克依旧觉得自己有着两个假宿友,但他已经喜欢上了1401了。

  似乎离不开了。裘克心想。

  但,我又是谁……?

  自是无人应答。
 

005  关于网络

  第五大学学风相当开放,为贯彻开放这一理念,校方甚至在在学校各处都安装了WIFI,包括宿舍楼。

  但在宿舍楼里,也只有厕所有。    
               
  这坑爹设定开始就遭到学生多方面抗议,为此还爆发过写血书此等惨剧,但校方冷漠并对此表示:想在宿舍当快乐肥宅?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所以,你们可以看到一大群人蹲在厕所门口,低着头手指翻飞,有时还会眼泛绿光的发出奇怪的笑声,路过不知情的,还以为被黑社会堵在厕所了。

  为此还产生了不少误会。

  对此裘克表示:蹲在门口玩算什么,要玩当然是进去厕所玩啊,在外面网速多次呀慢的跟龟爬一样,根本发挥不出靓仔的实力,靓仔的技术这么好肯定要好网来配啊。

  然后他就每天揣着手机往厕所跑,一占就是半天,引的其他内急人士发出抗议,并以此大呼这就是所谓的占着茅坑不拉屎来嘲讽裘克。

  虽然裘克本人并不介意,但杰克介意!

  为了保住整个宿舍所剩无几的尊严,杰克怂恿班恩瞒着学校合伙扯了网线买了台WIFI放在宿舍,总算把裘克从厕所中拯救了回来。

  从此裘克上厕所都要对厕所门口外的一大群人投以可怜的目光以此来秀一下优越,惹的不清真相的众人一脸懵逼,对1401宿舍更加好奇了。

  当然,因为这种大胆的秀优越行为,肯定使得藏网事件是无法瞒长久的,通过裘克的奇怪反应,部分的人扒出了1401有WIFI,然后一传十十传百的全校都知道了。

  从此黑社会聚集地从厕所门口变成了1401门口。杰克每次回到宿舍,都被这场景气到扭曲。

  “这样宿舍更没有尊严可言好不好!”伴随着杰克愤怒,1401的WIFI最后被杰克本人所拆,可喜可贺啊,1401门口终于解放了。

  后续就是学校发现违规扯网装WIFI的事,罚了1401宿舍三个共同打扫厕所半个月。

  杰克表示:“甘霖酿!!”

  班恩只能拍拍杰克的肩膀以示安慰:“杰克,注意绅士风度。”杰克为了形象就只能生生忍着。

  杰克式憋屈。

  裘克?他老开心了,他能名正言顺地霸占厕所半个月了。

006  关于饭堂(1)

  在亲戚闲聊时,一位第五大学的饭堂打饭阿姨吐槽道:“这是我见过的最奇葩的饭堂。”

  时间没过多久,这吐槽就引起当地作者的注意。如果只是普通学校,这种鸡毛蒜皮的消息自然是引不起记住的关注,但如果是第五大学的消息,那么再小的事,也会是大事。

  为了搞清楚怎么个奇葩法,一位记者挺身而出,打算着稍微变了一下装进行秘密采访,现在请跟随这名记者进入第五饭堂。

  第五饭堂走的是温馨流,装修的很精致,设施也是干净。
  不愧是是重点学校的饭堂,有范!就是不知道饭菜的味道怎样,等一下尝尝吧。记者心想。

  感叹完的记者就要恢复工作了,他左顾右盼地寻找着采访目标,因为比较晚,饭堂已经没什么人了,寻找有些困难,但视线一扫,记者注意到了坐在角落里身材高大的人。

  “学长你好,我是大一新生,最近刚来,想问一下饭堂的饭菜好吃吗?”记者显然是搭讪技巧满级,相当自然地坐在了被采访者的旁边。

  “唔……还好。”被采访者眼神都没施舍一个给记者,只盯着眼前的菜猛吃。

  被冷漠的记者也只是尴尬地笑笑,不屈不饶道:“那学长觉得哪道菜比较好吃呢?”

  “…………bajibaji……”这是现在连话都不想说了只想着吃的被采访者。

  “学长……不是……你倒是应我一声啊别顾吃啊。”记者良好的职业素养已经无法拯救他,面对这种被采访者,他急了。

  “……bajibaji……”

  这种情况连来了几次。

  记者受不了地闭嘴了,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冷漠的人。当这沉默持续了好几分钟后,转机来了。

一道声音响起,带着少年特有的元气和羞涩。 “班恩!你在这啊。我能和你一起吃饭吗?”

  一直沉迷吃饭没其他反应的班恩眼睛一亮,但顾及到旁边还有人,只能克制着内心的兴奋,点了点头。

  小记者表示:终于来了个看起来就好说话的人了啊。mmp!接着记者兴奋地朝幸运儿挥手。

  “诶班恩你身边有人坐啦?同学你好!刚刚抱歉啦这位同学刚刚没看到你,是我打扰你们啦,你们慢慢吃吧,那……我先走啦。”说罢傻兮兮地笑了起来,挥了挥手表示道别,然后端着饭盘转身离开,眼镜的反光很好的掩饰了内心的情绪。

  还没迈步,班恩就猛然起身,靠着身高腿长的优势,一手把着桌边保持平衡,另一只手直接越过饭桌,准确地抓着了幸运儿的手,紧紧的抓着。

  “别走。”语气居然带着孩子般的委屈。

  手上突然传来的温度让幸运儿一愣,呆呆地回头,眼里泛着诧异。“班恩你干……干什么,放手啦这里是饭堂。”越说到后面语气越弱,脸却越来越红了。

  自始至终都被无视的记者决定要找回存在感。

  “学长,没事的啦一起坐吧,刚刚我只是在问这个学长一些……”话还没说完,小记者就打了个寒战。

  刚刚还爱理不理眼神毫无波澜的班恩,仿佛一条被触了逆鳞的巨龙,正扭头直视着他,眼里迸发的森森寒意仿佛冻结了记者的心脏扼住了记者的喉咙。

  记者好歹是个记者,从业多年来的经验使他察言观色的技能还是点满的,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吞了口唾沫,艰难地道:“现在问题也问完了,那我也该先走了,再……再见两位学长!你们慢慢吃”说罢连忙往门口跑,速度一骑绝尘。

  “诶……别走啊。”幸运儿懵了,想追上去挽留,但猛然发觉班恩的手还握着自己的手腕,只能无奈地拍了拍班恩的手“好啦班恩,我不走啦,松手吧,我会陪着你的。”语气掺蜜般温柔,让人不由自主的溺毙在里面。

  班恩点了点头,乖巧的松了手,把幸运儿的饭盘放到了自己饭盘的对面,再细心的拿出纸巾擦掉刚刚因动作过大而溅到幸运儿手上的汤汁,眼神专注且虔诚。

  后者自然是又闹了个大红脸,稍稍侧头,低垂着眼眸,眼里是化不开的暖。

  “班恩,你为什么这么迟吃饭啊?”

  “等你,想和你一起。”

  “社团的任务很多的,以后别等我啦!很麻烦的。”

  “不麻烦。”

  班恩放下了纸巾,抬眸,眼里是炙热的火。    

  似乎觉得不够,他复述了一遍。

  “关于你的事,都不会是麻烦。”

  “是吗?以后你直接去社团找我吧!”幸运儿摘下眼镜,恶作剧般把眼镜架在了班恩高挺的鼻梁上,随后捧着班恩的脸,掐着脸颊扯着玩,眯起了因失去媒介而视野模糊的眼睛,一字一字认真说道:“我等你。这次我也会在原地等你的。”

  事后那个小记者表示:饭堂阿姨说的没错!果然奇葩!妈的死给!等等……我好像忘了吃饭了……淦!

  这篇新闻自然是发不出去的啦。

007  关于请求

  “杰克,你蹲宿舍太久了,为了你好,靓仔决定给你点活干。”裘克一把抢过杰克的书,逼迫杰克抬头,他知道不这样干杰克压根不会理。

  “说吧,什么事求着我。”被抢书的杰克也不恼,气定神闲地端正了一下坐姿。

  “喂喂,是我派活给你干啊。”裘克敲了敲杰克的书重申。

  “哦,那你滚吧。”杰克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所谓的态度。

  “……算我求你了,行了吧。”沉默了一会,裘克先服了软,默默的把书递回给了杰克。

  “哦?!”杰克很诧异,他很好奇能让裘克向他低头的事是什么。

  “帮我去打明天的班赛……我约了一个人明天决胜负,明天的班赛我去不了。”裘克挠挠脸,有点不好意思。

  “裘克你是不是想输?球赛这事找班恩不好吗?”杰克有点懵,然后抬了抬自己并不粗壮的胳膊示意:“你叫我这种绅士去打球赛?”语气满是不可置信。

  “不想参加就直说吧,别讲这些有的没的。”裘克双手随意轻搭在脑后,撅了几下嘴,显得有点不耐烦。

  “你约去决胜负的那个是隔壁体2班的威廉.艾力斯吧,啧,怪不得连班赛都要放弃。”杰克道。

  “这话什么意思?好像说的他有多重要似的。”裘克道。

  “是吗?呵呵。不过你还是醒醒吧,我和你不是一个班的,怎么帮你打班赛啊。”杰克无奈道。

  “可以跨班的,我了解过了,你到时只要穿上我班的号码衣就行了。”裘克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件橘色的号码衣,上面写着大大的“体1班3号”,后面还印着个大大的hero。

  恶俗的品味引得杰克疯狂皱眉。

  “很抱歉我爱莫能助。为了我的绅士形象,我并不适合出现在竞技性质过于强烈的比赛,我也不想和其他体班的粗人打交道。”杰克道。

  “哈!绅士?就你?别再以那种东西伪装自己了杰克。”裘克的语气带着点嘲弄,他放下号码衣,拿起了杰克放在桌子上的礼帽,放在指尖上随意地转了几圈。

  “至少……你不是一个单纯的绅士。”

  杰克缓然起身,在裘克戏谑是眼光中拿回自己的礼帽,稳稳带上。

  简单的动作却带着骇人的气势与优雅的风度,矛盾的结合体,一如杰克本人。

  “别碰我的东西裘克,后果你不会想知道的。”语气很平淡,但话的内容让人不寒而栗。杰克轻抬帽沿,眼里露出来的威胁死锁着裘克,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盯着猎物的毒蛇,触之即死。

  “嗤!”

  裘克轻笑,将杰克的威胁熟视无睹。

  “被占有欲填满的怪物,你现在的状态和我的梦魇没两样,不,比我更糟糕吧,你到现在都还不能清晰地感知他,谈何压制?”裘克道。

  梦魇,是裘克给那抹红色身影起的外号。

杰克微愣,裘克说错了但也说对了,错的是杰克已经意识到了“我”的存在,但他很清楚,那个“我”于杰克本体而言,和梦魇于裘克而言是不一样的存在,那个“我”,并非强加,而是本存于身的。

  对的是,杰克的确不能压制另一个“我”,“我”的出现比裘克的梦魇来的更加随心所欲,如若进入自己的家般轻易。

  迟早有一天,我似乎会输给另一个“我”啊。杰克心想。即使没有依据,但杰克依然如此坚信着。

  这并不是杰克没有信心的丧气心态,是仿佛经历千万次轮回般深入骨髓的定律。

  “啧,算了,我体验过那种感觉,这种自己莫名其妙被顶替的感觉非常不爽,但你也太菜了吧昂兄弟,要不要我给你总结一下几条经验之谈啊。”裘克见杰克沉迷自身思绪,倒也没管,自顾自地道。

  杰克似乎并不想听裘克的絮絮叨叨,他现在对自己和周遭的事物有厌弃的感觉,直接出声打断了裘克的讲话道“一定是我吗?真的不考虑班恩吗?”

  “必须得是你啊,班恩有幸运儿了吧,我可不敢挖幸运儿的墙角。其实吧杰克,老实告诉你,我随意一个兄弟上场拿到的成绩都比你好,拜托你不过是看在我们是兄弟的份上帮你一把而已。”裘克拿手指绕了绕自己张扬如火的红发,漫不经心地说着。

  “你说什么?这和班恩、幸运儿有什么关系?”杰克疑惑道。

  “我约的人是对班的威廉.艾力斯你知道了,但你知道他请了谁顶替他的位置吗?”

  “是那个你听到名字都会心神不定的奈布.萨贝达。惊不惊喜啊兄弟。我这是给机会你啊。总不能让班恩和你的心上人在一起吧?”

  裘克一字一字地道,节奏不徐不缓,仿佛有节奏响起的救世洪钟,狠狠的撞击着杰克的内心。

  裘克手搭在杰克肩上,拍了拍。一脸“明白我的苦心了吧”的表情。

  “……谢了!兄弟!”杰克不知道拿什么表情面对裘克了,内心是真的复杂。

  “那就记得明天早上11点要上场 ,还有,别随便打的太烂了,那个奈布.萨贝达可不是简单人物的,你输太惨了只会让他鄙视你。”裘克道。

  杰克垂下眼眸,看不清神色,缓而有力地道:“这点,我比谁都清楚。”

  “那祝你好运咯。为了心爱的人穿上丑土橙吧哈哈哈哈哈……”说罢便扬长而去,徒留笑声回响。

  “滚!你也知道丑了吗?你个丑皇!”面对裘克贱贱的态度,杰克绅士风度都不要了,发出了鄙视的怒吼。






————————————tbc————————————————









这里乐乐,并不新人,可文笔。。哦我没有文笔来着ooc突破天际ooc突破天际ooc突破天际(重要的是说三遍)排版也渣凑合看吧。大概缘更吧……毕竟学业是真的很繁忙。会尽完的……吧。

可能大家看不懂设定,一开始想写逗比文的,后来写完第一章就想到了如果两平行世界接轨会怎么样,原1401逗比世界的他们又会怎么选,我就去修大纲(居然有大纲这种东西吗?)越修越觉得这样写很好玩,可能我文笔真的差的要死,但我会尽力写好的(鞠躬
其实设定是真的很简单,细心看的小可爱可以发现三个人的平行世界接轨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三个都是不一样的,班恩的要更复杂一点,我。。我尽力写吧(躺有人觉得前面写的设定超级ooc,没错啊我本人也是这样觉得的呀hhhhh可是我写的是带的是沙雕文啊,看客们要是真的计较我真的没办法,如果真的不喜欢的话,大家和平点好不咯非常谢谢啦么么哒
要是想看他们多狠戾的小可爱可以白白啦我是真的不会这样写。即使与平行世界接轨他们本体还是一个大学生,可以帅,但真的帅不出那种感觉,他们是没有沾过人命的,很抱歉,我只是带着私心想给他们建造一个可以活的轻松点的校园,然后靠着平行世界的自己助攻把汉子什么的……班恩不用了吧……开始他就省略了过程直接和幸运儿在一起了,当然这是伏笔啦……如果喜欢的小可爱不妨试试看下去吧(下跪
可能以后私心给靓仔很多耍帅的场面……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他(对不起他)谢谢理解。

  最的最后,感谢您点开这篇有沙雕作者写出来的沙雕文,无论您喜欢与否,于我而言都是缘分与鼓励。